法事

法事

文/张泽晖

最近疫情严重,兰州封城了,马总整天心情烦躁,手里拿着出现赤字的利润表,像捏着死公鸡的脖子一样没劲。现在许多公司都改为快递发货,并且要求现付,他的“沙漠之舟”麻鞋厂已经放假二十多天了,一直没有订单,全厂几十号人等着吃饭呢,这可怎么办?小区封闭后,马总整天躺在床上,头快睡扁了,他不停地琢磨这事,感到头上戴了个金钟罩,昏昏沉沉的。这不,小儿子亮亮太调皮,追逐家里的小花猫,小花猫跳到高脚茶几上,亮亮不慎一掌把茶几上马总的仿古山水瓷瓶打到地上摔碎了,马总火冒三丈,给儿子赏了一记耳光,亮亮蹲在地上捂着脸“呜呜”地哭了起来。

马总的手机响起了视频通话,是他的表姐彩琴打来的。两人寒暄了一阵,然后彩琴询问了麻鞋厂的经营情况。马总神情萎靡地说他正在面临一些困难。彩琴看到马总的样子,劝诫道:“你需要动动脑筋,特殊情况需要特殊对策。或许请个高手来分析一下会有帮助。”于是她向马总推荐了贾大师。

“大师是俗家道士,他还持有江西龙虎山的度牒哩!实在神通广大的紧!”彩琴提高了嗓门,原来彩琴的女儿今年考高中,名次排在全年级100名之后,彩琴很着急,又是给女儿请家教又是花钱报补习班,但成绩还是没有多大起色。无奈之下,她决定到柳树坪普陀寺去祈求神佛保佑女儿能有好的考试成绩。在寺庙里,她结识了持有江西龙虎山度牒的大师贾。

贾大师被彩琴用美味佳肴和上好的烟酒款待后,眯起了眼睛,将目光投向彩琴的女儿。突然,他专注地盯着她的脖颈,手指着一点说:“就在这里!”。贾大师将彩琴叫进了屋,揭开了秘密。他说彩琴的女儿前世是个清朝武将,在跟随左宗棠征战到金兰时,左宗棠受了伤。为了给左宗棠疗伤,彩琴女儿砍死了两条青蛇给他做药引子。左宗棠伤愈后,在彩琴女儿砍死青蛇的地方栽植了两棵柳树做为纪念。如今,那两棵柳树还在,被后人称作“左公柳”,而那个地方被称作“左公柳村”。然而,这一世,青蛇的冤魂为了复仇,缠绕在彩琴女儿的脖颈上,导致她无法考上高中,也无法获得功名。贾大师说完后,拿出两张黄表纸,在彩琴女儿的脖颈上一番护符,口中念念有词,用右手食指指尖蘸水在上面画了个不知名的东西,然后大声喊道:“还不走?!”

据说贾大师就这样把蛇怪给赶跑了,果然神机妙算。然后年底有一场模拟考试,彩琴女儿取得了前四十名的好成绩,最终成功考进了市一中。

贾大师戴着一副墨镜,穿着一件黑色的皮夹克,提着一个黑色手提包,走进了马总家所在的金花家园。他扫了一下二维码,出示了绿色的健康出行码给检查人员,通过了进入单元楼的检查,然后按响了马总家的门铃。

“沙漠之舟”麻鞋厂原本位于武山县。原来,马总计划让贾大师到厂里举行“催财”法事,但由于疫情高风险,贾大师无法前往武山县,以免成为隔离对象。因此,他决定改在家中客厅里进行法事。

客厅高脚茶几上摆着精美的餐具,分别装着美味的烤鸡、烤鸭和猪肉,食物色泽诱人,散发着诱人的香气。旁边摆放着三个水果大碗,里面有甜美的橙子、香蕉和苹果。贾大师总共取出了莲花道冠、深蓝色道袍和一个法铃,然后让马总切了一些土豆,刺上竹签,贴上黄表纸,上面写着“请王爷保佑”。贾大师戴上道冠,穿上道袍,手持法铃,开始祈祷念咒。最后,他从包里拿出一道符纸,贴在客厅门上,再点燃三张符纸,让它们在茶几的水碗里烧化,最后摔碎水碗,大声祝愿:“平安富贵,好运连连”,这样结束了仪式。

贾大师很高兴地接受了马总送给他的一个鼓鼓的红包,并且答应了明年在马总生日时为他做补财库的法事。当贾大师撕开红包的封口时,发现里面装着一叠全新的“毛爷爷”,他感到这一叠钱财似乎发着亮光,周围的寒冷空气也变得清新暖和起来,让他精神焕发,充满活力。他非常细心地检查后发现马总给了他三千元的法金,满意地将它塞进了皮夹兜里。忽然,他触摸到了内兜里的一张纸,拿出来一看,原来是一张画好的符纸,他想起忘了给马总用,稍作迟疑后,便朝楼上看了一眼,然后顺手将符纸扔进了小区快递柜对面的垃圾箱里。

马总每天躺在床上,急切地期盼着贾大师给他七天见效的许诺的兑现。一直等到第六天,当他接到沙漠之舟麻鞋厂电商专员给他报喜说客户新疆千里行公司下了5000元的订单时,他喜出望外。他急忙给贾大师报信,贾大师并没有立刻给予肯定,而是说好戏还在后头。

马总兴奋地一大早听到邻居王二嫂在楼道里说:“再有10天左右兰州就解封了!”。他的心情随之变得兴奋起来。他看着卧室墙上挂着的镜框,里面装裱的是一幅省上著名书法家的黑宝:“漫卷诗书喜欲狂,青春作伴好还乡”,他更觉得欣赏这幅墨宝,就像斟酌美酒佳酿一般令人陶醉。于是,他决定在平林路盛华之家商场再租一间门店,精心装修后将“沙漠之行麻鞋”陈列在里面。突然他想起半年前曾用了榆中县绿野农业公司的公账导了一下发票,走了一下账,转了200万,已经过了半年了,绿野农业公司老板一直没有退还。他赶紧拨打绿野农业公司老板的电话,但电话关机着;晚上再打,打通后没人接;第二天绿野农业公司老板终于硬着头皮接听了马总的电话,他吱支唔唔地说,两个月前因为要上新设备,他把200万借用了,现在只能先给马总打30万……

请给我返回新的内容。

马总盯着客厅大门上斜贴着的那道符纸,突然大骂道:“一群混蛋!”这时,窗外吹来一阵清凉的微风,广播里正在播放有关疫情防控的通知,天空中飘起了悠悠的雪花,仿佛无数守护者在默默地投入到抗疫的行动中……

2021.11.10

张泽晖,笔名“彬熹”,来自甘肃省天水市甘谷县。他不仅是甘肃省楹联协会和甘谷县作家协会的会员,还担任着北京暹华文化研究院兰州工作站的站长。他热爱文学创作,是一位文学爱好者。

法事

日常交流,探讨疑惑,并免费赠送道家辟谷课程+混元养生桩+八段锦,添加 微信:517349262  备注:交流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2386372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qz10.com/5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