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合符

和合符

凌元子以为电视机里的女鬼自己飞了出去,也没多想,打开灯,抱着被褥,在一楼转了一圈。

这座小楼的确相当宽敞,室内装修和陈设看起来和之前的别墅相比就像是跨越了一个时代一样。

凌元子穿过了幽长的走廊,来到了位于走廊尽头的一间特别宽敞的卧室。

卧室上面挂着一幅油画,油画上是白麟祥和一个女人,女人怀中抱着一个婴儿,然而……

那位女士和婴儿都遭受了伤害,她们的脸被刀子划伤,因此无法看清她们的面容。

“你来了?”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凌元子猛地一侧首。这个声音似乎来自他身后。

只见一个女孩,穿着淡紫色的裙子,坐在梳妆台前,手里握着一把精致的梳子,一下,一下的梳理着长长的秀发。

她的头发似乎总是梳理不顺,纹丝不动的梳子刮破了她的头皮,但她却毫无痛楚之感,依然一下一下地梳理着。

很明显,这不可能是刚才那个女鬼,因为她的头发已经长到腰部了。

凌元子认真地端详着,女鬼头发上用无数根黑丝线编成了发髻。

这怎么能梳开呢?

“你曾经说过,等我的头发长到腰部时,我们就结婚,你还说过,我的头发香气扑鼻,让你着迷,让你沉醉其中……”

女鬼的声音,好像被掐住喉咙的黄鹂鸟一样,发出清脆而嘶哑的声音,听上去让人有种喘不上气的感觉。

这次又是她爸爸的情人吗?

刚刚看到那幅油画时,凌元子第一个想到的是想知道画中的女人长得怎样,或许是因为他从小就没有见过母亲。

也许,那幅油画中的女人就是她的妈妈,也许那个婴儿就是她自己。

“你划破了这幅油画?”凌元子冷冷地问道。

女鬼梳头发的手,突然停下来,缓慢地转过身来。

凌元子的眼睛在这一瞬间变得一片幽深。

一幅令人不寒而栗的景象展现在我们面前:女鬼的右脸皮被整齐地剥离,从正中央裸露出肌肉和筋膜,右眼处只剩下一个黑洞。幽暗的灯光下,这一幕格外清晰可见。

女鬼的左侧脸上有一道黑色线条,将右侧脸部和眼睛覆盖并缝合在一起。

左侧脸缝合的是右侧脸皮的内侧。

看上去着实有些骇人。

如果凌元子没有在上山门修炼,见到这一幕,当真会被吓得魂飞魄散,连香气也被血腥气所掩盖。

“刚才那个女鬼和眼前这个女鬼,死状都很惨,凌元子难以置信地问道:“是谁杀了你?白麟祥吗?”

女鬼左眼球突然动了一下,看向了油画,而她的右眼球被缝合起来,紧紧地盯着凌元子,一动不动。

“这幅油画看起来没有损坏啊,你和麟祥有什么关系吗?”女鬼一边细心地梳理着自己的头发。

凌元子侧过头去看,惊讶地发现油画竟然真的完好无损。

“就在凌元子盯着油画上的女人发愣时……”

凌元子感到一只冰凉的手握住了他纤细的脖颈,女鬼的面容瞬间出现在他眼前,“麟祥是我的,你这个狐狸精!”

我屮艸芔茻,一只冤死鬼,还敢惹我?

凌元子果断踢向了女鬼的腹部,然后随手从布袋中取出一张符,扔向了女鬼。

“砰……”金光爆裂,女鬼被炸飞,撞上了天花板。

“你……你是谁?竟然敢欺负我,麟祥绝不会放过你的。”话音刚落,女鬼化作一道黑气,消失在了天花板上。

凌元子皱了皱眉,她师侄吉通子这是画的什么符啊?居然没有镇住女鬼?还让她逃走了?

凌元子把被褥放在床上,走上前,从地上拾起刚才被她丢出去的符,打开一看。

我屮艸芔茻,和合符?求姻缘的!

求姻缘是人们一直以来的愿望,希望能够找到与自己相合的另一半。

凌元子扶额,心中暗自纳闷:和合符竟然能把女鬼炸飞到天花板上,这操作也太神奇了吧!

凌元子有些懵!

凌元子根本没办法入睡,在这幢二层小楼里,能听到四五个女人断断续续的哭声,让他不禁轻叹了一声。

凌元子在小布袋里翻了半天,却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符咒。

无法,只好伸手在脖颈处的红色小福袋中,摸出一把返生香,取出三根,其余放回芥子福禄中。

双手握住香的尾部,并将香的头部朝下。

凌元子专注地屏住呼吸了一会儿,突然猛然翻起了香头,三根香头被一下点燃了起来。

凌元子右手食指被咬后,一滴红色血珠涌出,凌元子迅速地在虚空中画着符咒。

志心昄命礼,社稷古公,天下正神。这句话出自《尚书·商书·牧誓》中,表达了对于仕官者应当怀着崇高的志向,恪守礼仪规范,以维护社稷和国家安定为己任的思想。

宝诰一念咒语,凌元子大声喝道:“魔神闇黑逝光明,森罗万象幻真情……启!”

一座近两米高的铜门突然出现在平地上,门左右两侧各雕刻着一张庄严、骇人、肃穆的极大的鬼面。

门刚一打开,一个身穿玄黑色衣袍的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一见到凌元子,我忍不住笑了出来,“哈哈……凌元子天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对凌元子的描述是“一瞧,呦呵,这不…”

凌元子向城隍行了一揖礼,说道:“见过城隍。”

随后又问道:“您是怎么来到京海市的呢?”

城隍无奈地轻摇了摇头,说:“我们本来正在京海市城隍府上和城隍老王爷一起喝酒闲聊,没想到你就把我们召唤到这里了。”

“既然是熟人,那我就直说了,师尊让我下山结婚,我刚回家,却发现家中的小楼里有几个鬼没离开,我想知道她们是被谁杀的,为何死得那么惨,还想知道我母亲是否还在冥府……她……我还想请城隍派两个阴差,将那些女鬼带走。”这是凌元子说的话。

城隍环顾四周,皱起了眉头,说道:“这地方不在我的职责范围之内。”

他说着,城隍停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你怀疑她们是被你父亲杀的吗?”

凌元子点了点头。

城隍说:“你父亲并不是一个胆大的人,虽然他很花心,但从来没有杀过人。哎,对了。”

城隍突然转移话题,问道:“你师尊有没有告诉过你关于你母亲的事情?”

凌元子一愣,忙问道,“我母亲出了什么事吗?”

城隍注视着凌元子,目光中透露出丝丝怜悯,“你并没有找到你母亲的遗体和魂魄,难道你不知情吗?”

“我师尊也没找到吗?我真不知道!”

城隍摇了摇头:“这件事我不清楚。二十年前,你师尊强行打开了鬼门,闯进了冥府,请求北太帝君帮忙寻找你母亲的亡魂。当时在冥界,这件事是家喻户晓的。”

凌元子的心突然感觉像被撕裂了一个大口子,疼得她难以呼吸,是谁?是谁偷了她心爱的玉佩,是谁隐藏了她宝贵的回忆?

凌元子紧握成拳的手,指甲刺进了掌心。

带你了解神奇的面相识人术,并赠送道学知识180讲,符咒,风水,八字等资料,添加法霄道人微信:517349262  备注:交流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2386372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qz10.com/4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