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老祖

祖上有高人。

徐春雪的生命并没有因为所有的鬼都被杀死而得救。她仍然躺在地上,附近散落着一具尸骨和破烂的黑丝衣服。燕北擦了擦嘴角,然后带着邪恶的笑容走了过来。他身上并没有受伤,但为什么他要擦嘴角呢?突然间,我感到一阵不祥的预感。难道这个人并不是击败了所有的鬼,而是把它们吃掉了吗?难道燕北吃掉了数以万计的鬼?这怎么可能,一个人竟然吃掉了这么多数量的鬼?

我感到身后一阵凉气,难以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好像是一种邪恶的力量。此刻,所有的墙都倒塌了,呈现出整个白骨庙的结构。尽管规模不算大,却和一般的庙宇差不多,但散发着一股邪气,让人感到阴森可怖。这庙宇更像是修罗场而不是庙宇。它的结构由人骨铸造而成,然后用活人供奉和祭祀,显得又阴险又邪恶。被供奉的应该是里面的万年尸体,被称为尸神。

燕北一步一步地朝我们靠拢,沈名感到有些害怕,竟然松开了我的手,然后向后退了几步。燕北前进一步,他便后退一步,显然不想与燕北接触。沈名颤声问道:“你不是燕北,到底是谁?你为何混入我们之间?”燕北冷笑了一声,没有理会他。他说:“放心,我对你没有兴趣。我是为了棺材里的东西而来。”“棺材里的东西?”沈名吓得说不利索了。“和我的目的一样,难道说他也是为了改命!”

沈老爷先前来此地是为了帮助自己的孙女沈珞一改变命运,不惜冒着风险独自前来。沈珞一是被称为九阴之女,命运非常不好。然而显然沈老爷的努力失败了,导致了悲惨的结局。就在这时,两只满身杀气的黄鼠狼走了进来,竟然还剩下三只未被击败的。死神会生气的,我们得赶快解决掉它们,否则生死将由它们决定。

阴山老祖

这发生的事情才刚开始,这两只黄鼠狼显然打算对我们不利,他们招呼我们进来就是为了以各种残忍的方式对待我们,最后将我们献祭给他们所信奉的尸神。他们的觊觎刚一露出,就开始对我们动手了,让一股可怕的阴风吹得我们几乎睁不开眼。我没有犹豫,迅速抓住了藏在掌心的黄符。这两只黄鼠狼开始变得愈发凶残,它们的实力可不容小觑,我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战胜它们。就在这时,燕北的身影一闪而过,速度之快简直像闪电一般,已经超出了我的眨眼反应时间。当我们看清楚之时,他已经掐住了其中一只黄鼠狼的脖子,他的手上满是红符,仿佛涌动的蝌蚪一样,然后慢慢蔓延,覆盖了他的全身。真是可笑,竟然敢在这种时候找死,太无知了。

燕北话音刚落,便轻松地控制住了那只黄鼠狼,使其束手就擒。场上的人们无不震惊,一只如此强大的黄鼠狼竟然被燕北如此毫无反抗地制服了。众人纷纷感慨,燕北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何等境界?有了他这样的功力,前方的白骨庙对他来说几乎可以随意闯荡。也就是说,燕北一直隐藏实力,之前的一切都只是他故意表现出来的。

燕北不屑地哼了一声,将黄鼠狼的尸体丢在地上,甚至没有看它一眼。“吸食尸气成精,虽然厉害,但其实很虚。一旦被近身,和普通的黄鼠狼没什么区别,对吧?”燕北蔑视着另一只黄鼠狼,像是在看待一只随意被宰杀的小鸡。另一只害怕地退后,连和燕北对视的勇气都没有。

阴山老祖

妖怪变成人形后,会像普通人一样站立,但一旦失去理智变回四脚行走,就意味着它的道行心魄已经混乱,可能会被甚至一个普通人都能杀死。如果你敢伤害我们,神明绝不会放过你的。请不要靠近,不要靠近!黄鼠狼在绝望中后退,因为燕北身上的杀气让它知道自己无法幸免。

燕北露出了一丝冷笑,他举起右手,五根手指整齐地如刀刃般锋利。猛地一挥,骤然划破了黄鼠狼的脖颈,咔嚓一声,它的头颅落地。鲜血从断脖处喷涌而出,头颅在地上滚了几圈。燕北竟然五指一样长,并且能够轻松斩断黄鼠狼的脖子。他的武艺着实非同一般。

一样长的手指最可能的解释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她们的特点是手指长度雷同,并不同于死人生出来的孩子,也并非与九阴之女有关。有些人或许自称是神,但这种说法也许只是一种自娱自乐的行为。燕北突然扶额狂笑,身体放肆地抖动着,这种举止与庄严的神性形象形成了鲜明对比。

阴山老祖

“燕北,是阴生子吗?”我小声问旁边的沈名。他脸色苍白,宛如受惊的孩子。沉默片刻后,他瞥了我一眼,摇了摇头。“不是,他有正常的身世,不能是阴生子,否则就无法进入燕家主家了。”

既然沈名和徐春雪都这样说了,那答案很明显,这个燕北,真不是本人,不知道是谁冒充的,而且这般实力,确实不符合燕北的水平。真正的燕北该怎么样?可以直接参考沈名和徐春雪他们就行。姜老头这么一把年纪了,可能还要比他们厉害一点,结果却被瞬斩。他不是燕北,那他是谁?为什么要冒充燕北进来,用的易容术吗?

当我在深思时,突然棺材晃动了起来,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仿佛里面的东西要出来了。我感到有些惊慌,擦着脸上的冷汗说:不好,这么说话会惹恼尸神,他要出来了,我们都会遭殃。尽管我感到害怕,但我并不惧怕,因为我正等待着万年尸走肉的真面目。而我的伙伴则冷嘲热讽,对这位所谓的尸神充满不屑的态度,似乎不把他放在眼里,仅仅因为他是个行尸走肉而已。

燕北冷笑一声,突然一跃而起,再双膝压在了棺材盖上,只听见砰的一声巨响,整个棺材盖被彻底压制住了。里面有闷响,但仿佛被一座山压在上面一样,棺材里的东西根本无法出来。燕北果然厉害,居然镇住了这尸神。此时,大家都在惊讶燕北的实力,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阴山老祖

对于那个人,我和沈名都感到非常震惊。我们不停地观察着他,怀疑他可能有着超乎寻常的能力。突然,棺材底下传来一声可怕的怒吼,吓得我们耳朵都快要聋了。棺材里的尸气弥漫开来,让整个白骨庙都被笼罩在阴霾中。燕北嘴角上扬,快速地念着什么话语,好像在跟棺材里的东西交流。尸神也发出连续的怒吼,声音阴森又高亢,让我和沈名不寒而栗。我心里暗自嘀咕,敬酒不吃吃罚酒,这家伙真是不知好歹。

燕北不屑地骂了一句,改变了姿势,从原本的双膝跪着变成了单膝跪压。突然,棺材松了一下,露出了碗口大小的缝隙。燕北伸手进去,仿佛一条灵活的蛇,直接伸进了棺材里面。阴阳相交,五行其内,尸出三界,其心必异。燕北念着不知名的咒语,手已经在棺材里搜寻着。没多久,棺材内传来了野兽般的怒吼,那声音充满了极度的痛苦。

燕北的手像灵蛇一样缩了回来,但却沾满了污秽和一些血迹。手心上居然放着一颗心脏,但那颗心脏血红无比,还在跳动。“僵尸的心脏还会跳吗?而且是这种颜色?”我看向了沈名,他也不知道,对我摇了摇头。何谓尸?就是人死后才成为尸体。心脏如果还能跳动,那就不是死人了!而且僵尸的心脏一般都是腐烂的,要么灰色,要么是黑色。血红?那难道不是活人的心脏吗?

阴山老祖

燕北笑着看着眼前的宝贝心脏,陶醉而满意。“终于找到你了。”他痴迷地说着,笑容近乎疯狂,甚至还亲了一口。原来他找的是心脏,但我的意图不同,我要的是头颅。然而,这家伙却轻而易举地掏出了万年尸的心脏,这太恐怖了。而棺材里的尸神似乎也不乐意了,发出可怕的怒吼,顿时震碎了棺材盖。燕北赶紧一个翻身跳了下来。“完了,尸神要出来了。”

沈名紧盯着棺材,浑身冒着冷汗。我怎么也移不开目光,一直都很想知道棺材里的尸神到底长什么样子。当棺材盖子一破,燕北便逃了出去。那时,从白骨棺材里跳出了一具僵尸。一开始的感觉不是恐怖或者害怕,而是一股极其臭气。这股臭气实在是太恶心了,闻到就会恶心到吐的程度。不过,那尸气也是确实太大了,令人震撼。这具僵尸身材魁梧,至少有两米二的个头,身上已经没有任何衣物,这么多年了,不可能不腐烂。他浑身上下几乎都是腐烂的肉,还有很多恶心的蛆虫挂在上面,看起来和普通的僵尸没什么两样。

他的两颗长长的僵尸牙,两只直立的手,撩牙非常巨大,看上去像铜皮铁骨,充满了恐怖的尸气。"真是可笑,尸力虽然已经千年,但实际跟普通僵尸没有什么区别。"燕北冷笑一声,对这个自称尸神的家伙完全不放在眼里。他说得没错,千年的尸神应该拥有飞天遁地、水火不侵、自如行动的能力,不可能像普通僵尸一样僵硬地跳来跳去。

阴山老祖

僵尸的实力并不能仅仅以它们的年龄来衡量,有些僵尸练习了很长时间,却可能不如练习时间较短的僵尸。再加上,僵尸也需要面对雷劫的考验。而这个僵尸似乎从未经历过雷劫,可能一直躲在白骨庙里不敢外出。即使经过了上万年,它依然没有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面对被嘲讽,尸神的面子有些挂不住,于是立刻朝燕北扑去。燕北毫不畏惧,直接生生掏出了尸神的心窝。尸神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严重的伤害,这实在有点难以忍受。尽管尸神并未成长为真正的重要角色,却作为万年尸还是有一定的威风的,甚至在活动时还能掀起一股不小的阴风。燕北赶紧咬破手指头,将一滴血弹了出去,血滴居然化成了一道阴符,直接定在了尸神的脸上。

那个信封就好像有生命一样,上面长满了细长的物体,将整封信封覆盖得严严实实,宛如蛛网裹住了蜘蛛一样。而那些细长的物体,不停地蠕动着,活像是蠕虫一样。这种技能,难道是来自于蛛丝派的?修习的是奇异之术,诡秘无比。李明惊叹了一声,终于明白了王京的真正身份。

阴山派的传说虽然广为流传,却很少有人亲眼见过他们的实际行踪。根据野史记载,阴山派被认为起源于湘西,是采用了巫术和道术的结合。一般认为他们是道教的一个分支,但实际上他们修习的是鬼道,使用的符咒也与道教有所不同。特别引人注目的是,道教常用的符咒中会出现太上老君、雷祖等正神的名字,而阴山派却奉阴山老祖为神,而这个阴山老祖并非道教神仙体系中的存在,古代的历史文献中也没有他的记载。

阴山老祖

他们除了崇拜阴山老祖外,还信奉通天教主、盘古大帝、鬼仙大帝以及一些阴兵阴将。这些神灵在一些人看来可能是神秘莫测的存在,可以进行深入了解。尽管他们修炼的是阴术,拜的却并非酆都大帝或泰山府君等神明,这使得他们显得行事神秘。他们所信仰的是鬼道,修习的是鬼仙之道。

修炼通常在荒僻的地方进行,而且非常注重灵魂的修养。阴山派并非与道教的天仙、人仙、地仙相同,它的记录非常稀少,我所了解的也就这么多。然而,这个门派相当神秘,鲜有人与之接触。沈名竟然发现燕北是阴山派的身份,不知道他会不会对我们采取行动。

这个门派的修炼方式非常残酷,他们以炼魂为法门。他们非常邪恶,而且不被一般人所接受。我示意不要讲话,竖起手指做出禁声的手势。事实上,这个门派可能比任何其他邪教都更可怕。

日常交流,探讨疑惑,并免费赠送道家辟谷课程+混元养生桩+八段锦,添加 微信:517349262  备注:交流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2386372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qz10.com/332.html